当前所在位置:首页>>电子公告>>电子公告正文

老外教的拳拳中国情、湖工情、师生情


作者:杨永和 张建明 发布时间:2012/10/9 16:04:04 点击次数:2024 来源:



     2012年国庆前夕,我们再一次收到了曾在我校任教的加拿大外籍教师谢碧佳女士(
Patricia Sheldrick)的电子邮件。老人家十分沉痛地告诉我们,她的丈夫谢德力先生(Douglas Sheldrick )由于膀胱癌,在与病魔顽强斗争数月后,在全家人的关注中走完了其78年的人生历程,永远离开了他挚爱的家人、朋友,离开了他念念不忘的中国同事和学生。

读着老人家的电子邮件,我们心情特别沉重。作为曾经与他们共事的同事,笔者永远也忘不了谢德力先生在我校教授英语口语,传播异域文化的诸多往事。

两次来校任教

1993年,湘潭机电高等专科学校(湖南工程学院前身)创办了经贸英语专业,急需聘请外籍教师。也许是机缘巧合,我们与远在加拿大的谢德力夫妇取得了联系。谢德力夫妇是加拿大安大略省人,他们两人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退休后能利用自己的英语专长,到中国去教英语。为此,他们还专门申请了“将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资格。那一年,即将年满六十岁的谢德力先生刚从一家全球著名的木材公司的总会计师岗位上退休,就携夫人谢碧佳女士向中国有关方面递交了个人材料。经过湖南省外事办公室的协调和帮助,这两位即将年满六十的老人怀着对中国的向往和对教师职业的崇敬,跨过大洋,来到了湖南湘潭。

谢德力夫妇到学校后,很快就适应了环境,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英语口语的教学之中。谢德力夫妇很快融入到了我们的教师队伍,以饱满的热情与年轻教师一起备课,互相讨论,精心准备每一堂课。当时经贸英语专业只招收了一个班,共44人。针对专科学生底子薄、口语差的特点,谢德力夫妇在英语口语教学中想出了许多办法。他们把全班44名学生分成AB两个小班,每人负责22名学生,再把AB班分成四个小组,为的是让每个学生都有机会开口练习,让尽可能多的学生获得锻炼机会。我们那时对这一对外教的教学很感兴趣,试图了解他们的教学方法,但被他们“拒绝”。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在门缝里去看,结果我们看到了非常感人的一幕:在学生自我练习的环节,在一片学生自读的嗡嗡声中,夫妇两个都是弯着腰,将耳朵贴在学生的耳朵边仔细听学生的发音,并适时纠正学生的错误。这使得我们这些“窥视”者非常感动。

谢德力夫妇在中国工作一年后回国,于19947月离开他们的已经熟悉的工作环境和深爱着的中国学生。在送别他们的人群中,既有学校的领导和同事,也有他们的邻居和学生。在与中国朋友一一告别时,两位外籍教师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们的英语专业学生,他们要每个学生把product technologicalmechanism等最容易读错的单词再读一次,直到他们发音准确才放手,临别时还反复叮嘱笔者好好教授他们的“孩子们”。

19959月,谢德力夫妇再一次申请来学校教书并获得批准。这一次他们为学校带来了很多他们在加拿大募集到的书籍,其中有文学、科技方面的书,也有适合经贸英语教学的教科书。当时,我校已有三届共129名学生,除93级的学生外,94级和新入学的95级学生也接受到了两位老人家的的英语口语教学。和前面那一年一样,两老也是对学生给予了不吝指导和热情帮助。

遗憾的是,因为他们在加拿大的家中发生了一些变故,谢德力夫妇第二次英语教学经历,不得不在19961月中断。这一次他们仅仅工作半年,他们再一次恋恋不舍地告别学校和他们的学生,返回自己的祖国。

老夫妇的教师情结

谢德力夫妇十分珍惜自己在晚年获得的当教师的机会,在教学工作中十分敬业。他们不但能给予学生最为纯正的语言示范,还非常关注学生在语言学习中心里障碍。在他们精心且慈祥的关爱中,一年以后,许多腼腆害羞的学生,克服了心理障碍,成为日后学习、工作和生活中的佼佼者。93级学生蒋钟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来自祁东农村的学生,进校时基础很差,普通话也不会说,更谈不上讲英语,因此总是很自卑,甚至到了抑郁症的程度。在谢德力夫妇的关怀和开导下,他积极参加训练,大胆突破,经过不懈努力,得到一步一步的成长,从“不敢说”跨越到了“我要说”的境界。后来,这个学生练就了滔滔不绝的英语语言表达能力,还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以品学兼优的成绩毕业。走向社会之后,这个学生借助在校期间形成的英语能力,打拼出一片天地,从外贸业务员一直做到公司老总,现担任无锡环特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还在美国达拉斯开办了中国在美国的第一家光伏产业园。

谢德力夫妇的课堂教学形式多样,一堂课可能是在教室进行,也可能是在花园进行,有时还是在食堂进行,甚至在马路边进行,其目的是利用现实语境,创造多样化的交际环境,全方位提升学生的英语表达能力和口语水平。其次是耐心细致:当时我校经贸英语专业的学生绝大部分来自农村,许多人英语发音不准、方言很重。谢德力夫妇认真示范,不厌其烦地帮助他们纠音,热情鼓励他们大胆开口,锻炼胆量。外教还指定中国教师和普通话比较标准的学生实施“一帮一”活动,尽快提高学生的语言能力,口语的每一个环节,如音素、重音、连读、升降调等,他们都悉心指导学生。此外,谢德力夫妇还轮流邀请每个小组的学生去他们在中国的家里做客,有时给大家看他们从加拿大带来的电视录像,既提高大家的视听说能力,又锻炼了大家的交际能力。有时和学生一起包饺子、做西餐,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快乐气氛中进行语言习得。

老夫妇的中国情结

     谢德力夫妇在认真完成教学工作的同时,还积极融入中国社会、传播异域文化。在完成繁重的教学工作之余,他们还在学校和周边的其他中小学校举办多场讲座,向师生们以及外面的青少年学生介绍加拿大风土人情和西方宗教;他们在课堂上和学生讨论中西方的不同教育理念,在业余时间辅导社区小朋友的英语学习(家属子弟中有多人经过他们夫妇俩的辅导后来学业有成)。

到中国不久,谢德力夫妇就熟悉了湖南的文化和习俗。他们好奇而大胆地品尝了湘潭的特产槟榔,尝试着适应湖南浓烈的辣椒饮食;他们到韶山参观毛泽东主席故居,前往南岳、岳麓山和张家界领略美丽的风景;他们经常和邻居互相串门,学习汉语和中国菜的做法,教邻居做西餐,一边了解中国家庭的生活现状和孩子的培养方式;他们常常在周末带领学生们去湘江边和附近公园捡拾烟蒂、纸屑和矿泉水瓶,给学生灌输保护环境、爱护大自然的理念。记得有一次,他们在上课时,发现教室外有烟雾。他们出门一看,是学校清洁工在焚烧刚刚清扫在一起的树叶。谢德力夫妇当即上前制止,由于言语不通,没有成功。老人家自然不肯罢休,非要达到目的不可。当时,他们硬拽着一位英语老师去找校长理论。在校长办公室,谢德力夫妇从环保的理念出发,要求校长禁止在校园内焚烧树叶的行为。有些人对谢德力夫妇的“好管闲事”议论纷纷,老人家却格外严肃,严正交涉,最终说服了大家。

1994年,在回到加拿大的一年时间里,谢德力夫妇在他们的居住地彭布罗克市的报刊发表了好几篇文章,盛赞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介绍中国湖南的风土人情。在那些文章中,老人家对中国高校的英语教学和湖南的人文自然景观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字里行间,透露出他们对中国、对湖南和对学校深深的留恋。

在离开中国的许多年里,谢德力夫妇仍然与他们所教授过的学生保持密切联系。他们和学生们互通邮件,寄送资料,在节日里互致问候。到加拿大出差的学生,必定会去拜访昔日的恩师。学生常常相约老夫妇,在合适的时候到中国旅游,回学校相聚,他们时时刻刻都在想念这两位曾经给予过教诲的老师。

20015月,在离开6年多以后,怀着对学校的深切思念和对自己学生的热情关怀,谢德力夫妇在近七十岁的时候,回到了湘潭,来到已经升格为本科院校的湖南工程学院,感受学校日新月异的巨变。那一次,谢德力夫妇还为在读的学生做了题为“天下一家One World, One Family”的演讲,宣传人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和世界和平的理念。他们学会了这四个字的汉语拼音Tian Xia Yi Jia,并时时准确地表达出来。

2010年国庆节期间,谢德力夫妇在年近八旬的时候,再一次专程从加拿大回到学校,与他们曾经教授过的三届学生相聚。这一次,夫妇俩向学校赠送了他们自己精心制作的匾牌,表达他们对曾经工作过的学校的深深情谊。在这次聚会上,夫妇俩分别为他们曾经教授过英语口语的三个班级的学生在以前的老教室再讲了一堂课,重温了十几年前的情景,还为在校学生做了精彩的演讲。在学生策划组织的 “昨日重现”的大型文艺晚会上,老人家和昔日的学生热情相拥、泪洒衣襟,师生情义令人动容。

逝世前的深深依恋

几个月前,谢碧佳女士发来邮件,向我们详细告知了谢德力先生的病情:膀胱癌、晚期、已扩散。我们得知,面对如此重症,夫妇俩没有太多的忧伤,体现出西方人那种对待重大变故时的坦然心态。但他们,特别是重病之中的谢德力先生,对于不能再有机会踏上中国国土,不能再见到他挚爱的、他一生中所教过的中国学生和曾经共事过的中国同事,感到很是遗憾。他在病床上常常流露出对那一年半的教师经历中所交到的朋友的思念。

他们的学生,经贸英语专业95级的张进利用去加拿大出差的机会,看望了病中的老人家,带去了大家的问候;经贸英语专业95级的袁艺已在加拿大定居,经常开车去看望老人家,陪老人聊天,把学校的发展变化、同学们的成就告诉谢德力夫妇,尽全力宽慰老人家。

2012年暑假期间,我们又收到了谢碧佳女士的邮件。她言辞恳切、十分委婉地代谢德力先生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希望在逝世后,能够在其骨灰盒里放置让他们日思夜想的来自中国的物品,尤其是来自他曾经工作过的学校的信物。为了满足老人家这最后的愿望,我们在学校校园里和湘江边上捡拾到了两个小石子,用快递邮寄给远在加拿大病榻上的谢德力先生。

在收到了来自中国的信物不久,也就是他们的儿子生日的当天,谢德力先生因为癌细胞扩散,不幸病逝。

谢碧佳女士把消息发送给了他们的亲友和中国朋友,他们的中国学生纷纷发去悼唁电和安慰邮件。

前些天,我们收到谢碧佳女士发来的邮件,得知老人家计划于明年10月份再来中国,再回到学校,带着她的先生谢德力的那一份情感,当然,也带着她自己那一份依恋。她说,那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

    赞美啊,两位外国老人的中国情!湖工情!师生情!